您现在的位置: 宁德网 >> 宁德文化产业网 >> 产业聚焦 >> 书画艺术 >> 正文
书画品读大吉祥
作者:佚名     文章来源:宁德网 更新时间:2019-1-20 16:25:57 我要评论
核心提示:
  □ 徐锦斌 

  王卉先生为我所写的这帧《大吉祥》雏鸡图,现在回头一看,二十六年了。时光飞逝,暗无声息。这尺幅水墨,数点朱红,悄然见证。

  王卉(1923-2016年),字劲草,晚号藤翁。浙江温州人,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读于上海美专、杭州国立艺专,为刘海粟、黄宾虹、王个簃、关良、潘天寿弟子。1949年参加解放军南下服务团到福建,先后供职于共青团福建省委,福建省画报社、出版局和美协,著有《王卉速写》《王卉诗词书画选集》《天趣园诗词》等。

  藤翁在此图题款中写道:“癸酉之初夏偶过蕉城为锦斌仁棣写此。”此处“癸酉”,为1993年,已是上个世纪的年份了。“过蕉城”,一个“过”字,透着老先生匆匆的旅次,漂泊的行色。记得那是个夜晚(依图中落款是“初夏”夜),获悉王老莅蕉城,我携同好友陈瘦竹,赶赴当时的宁德市(现蕉城区)政协,似乎是在三楼的一间办公室,摆着画案,我们进去的时候,正见藤翁挥毫泼墨,左右围着一群人。这是我第二次见到王老,老先生带着一顶棕褐色的瓜皮帽,还是那样乐呵呵,一副老顽童的样子。我们问候他,他点头致意:“哦,锦斌,锦斌……”一脸和蔼的笑,然后继续笔走龙蛇。我和陈瘦竹见缝插针请他惠赐墨宝。他略作沉吟,或几乎不假思索,应陈瘦竹的请求,勾染瘦竹一竿,此图既毕,他涮涮几笔,为我涂抹了这两只小鸡。小鸡活现,题款“大吉祥”。

  这两只小鸡和一竿瘦竹,都成就于瞬间,笔墨简洁,色调朴素。寥寥几笔就能让一幅画立起来,于极简处见功夫。画风与世道是相连的,画家的线条眼见着是一代代地疲沓下去,书画同源,实际上变成了书画分家,线条不行了,于是满纸满幅密不可透风、疏难以爬蚁的图式到处充斥,聪明人总容易找到走江湖的最佳方式。

  那以后若干年,第三次拜晤藤翁。他下榻宁德宾馆,我和他在宾馆走廊上闲聊,提起这两只小鸡。他哈哈一笑:“全国我的鸡画得最好……”颇有天真烂漫的自负。而那时,他已年届古稀,犹怀“衰年变法”的激情……

  2010年6月见到藤翁,谈笑之间,说起“鸡画得最好”的事,藤翁不再接此话题,稍稍沉寂,便顾左右而言他。虽然谈锋犹健,那份自负和壮心已然藏锋敛锷。

  藤翁的另外两只小鸡,与《大吉祥》的小鸡来历不同,所作年份不同,用色也不同。先说来历,此画几年前得之于坊间。从画作题跋,可知此画的所有人是“蔡××同志”,全球六十多亿中的一个,不认识啊。至于这画怎么就被抛到了画廊,辗转易手,其间委曲,无人知道。 记得这画归我时,亦在年关,匆匆行迹,尘埃落定。出此画作的那家画廊,搬来搬去,三迁其地,每次都有新变化,但不数年,终于也易主。一幅画的流传,一所画廊的变迁,一个人的遭际,细加思量,都莫不见证世道浮云。常见一些应酬场合,有人求人字画,得来全不费功夫,恐怕未必懂得敬重、珍惜。拥有了,也便随手扔了,或又动些心思,掷之市场。如此这般,想来也分外的没意思。王导于丧乱狼藉之际,犹以《宣示表》藏在衣带中过江,可见情之所钟,把这小玩意视若拱璧了。这是人与物关系的另外一种范本,年代已远,是晋朝的事了。

  还是回到这幅画上来吧。此画,甲戌年(1994年),藤翁七十二岁时所作,与《大吉祥》的以朱砂点小鸡冠不同,这两只小鸡只用纯粹的水墨,不杂半点丹青。藤翁写此画,也正是存心用意于水墨的,且看他的题跋诗:“几点团团墨,茸茸毛骨黑,君知乐意呼,何必丹青色。”

  不施丹青,“几点团团墨”就成。水墨的晕染,到底有至简之妙,韵味独特而隽永。

  晤对此图,最后我要说的是题跋的最后一句:“甲戌冬藤翁过宁偶题旧句。”又是“过”与“偶”,那是老人浪迹的脚步,不经意间停歇的片刻。

  • 上一个文章:

  • 下一个文章: 没有了

  • 文章录入:ndwmq    责任编辑:ndwmq 

    主办:宁德市委宣传部 宁德市文化改革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 承办:宁德网
    宁德文化产业网 www.ndwhcy.com 投稿信箱:mdrbndw@163.com
    闽ICP备08006857号-2